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,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。高楼和街道也变换了通常的形状,像在电影里。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,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,有点湿乎乎的、奇怪的气息。擦身而过的时候,才知道你在哭。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……

我有一个朋友牙刷,他要我相信我只是处在发情期,像图拉在非洲草原时那样。但我知道不是。

你是不同的、唯一的、柔软的、干净的、天空一样的。

我的明明,我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?